新闻活动
主题讲座:《从细胞培养发展历史与现状,探讨其于疫苗应用的前瞻价值》
2020年03月11日

主讲人:澳斯康生物&健顺生物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罗顺

 

直播时间:2020年3月11日 (周三)20:00-21:00

 

详情介绍:

 

新冠疫情依旧严峻,人们迫切希望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物或者疫苗问世。疫苗研发进展最快的当属Moderna公司,日前该公司已宣布为其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mRNA-1273招募健康志愿者,预计4月底启动临床试验。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曾在2月11日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宣称,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有望在18个月内准备就绪。也就是说新冠疫苗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快问世的疫苗。

 

大家普遍认为,疫苗是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有效手段。最开始人类预防传染病是通过病原体接种达到的,曾几何时,天花作为最古老、死亡率最高的传染病之一令大家闻之色变。自从英国医生琴纳于1798年改用牛痘代替“人痘法”,天花不再是威胁人类的杀手之一,这也是最早的疫苗雏形。1977年,埃塞俄比亚记录了人类历史上的最后一例天花,至此整个世界彻底告别了这种疾病,由此可见,疫苗在疾病防控上的巨大价值。

研究者发现了对抗疾病的方法,那疫苗是通过什么样的生产工艺变成注射的针剂,在制备过程中又要注意什么样的问题呢?

 

鸡胚系统

以鸡胚为基础的生产系统已经被应用了六十多年,目前主要用来培养流感疫苗,主要方法是选取鸡胚尿囊液接种流感病毒,经过纯化获得疫苗。但鸡胚生产疫苗需要消耗大量SPF鸡胚,生产周期长,易污染,且每枚SPF鸡胚一次只能注射一个病毒毒株。因此,SPF鸡胚生产疫苗的效率很低。并且如果碰上禽流感爆发,很有可能会杀死鸡胚,导致整个鸡胚线无法使用,值得注意的是,若存在对鸡蛋过敏的人,鸡胚疫苗也是无法使用的,由此看来,鸡胚疫苗也是存在不少的局限性,流感的大流行性以及新发流感的流行迫切需要一种新的疫苗生产方法。

 

悬浮细胞系统

随着基因工程的发展以及疫苗技术的不断革新,重组蛋白疫苗应运而生,研究者通过将病毒的一部分遗传物质转染到表达载体中进行表达,并通过纯化技术得到疫苗,这时,疫苗可以通过细胞进行大规模生产。

 

早在1981年,乙肝表面抗原被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和美国西奈山医学中心在哺乳动物细胞中成功表达。2002年百特疫苗(Baxter Vaccine)公司以VERO细胞为载体通过发酵罐培养法生产的流感疫苗获批进入荷兰市场。诺华公司于2009年成功通过MDCK细胞培养技术,将野生型毒株进行繁殖,生产出了甲型H1N1流感疫苗。近年来,随着细胞规模化技术的极大提升,细胞培养技术替代鸡胚培养技术生产流感疫苗已被美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积极推进。

 

2012年11月20日,诺华疫苗公司(Novartis Vaccines)宣布用于18岁以上成人季节性流感疫苗Flucelvax上市,该疫苗的上市标志着运用动物细胞培养技术生产疫苗进入新的里程碑。此外,1700名49-65岁受试者的抗体反应显示,Flucelvax与传统鸡胚培养疫苗Agriflu具有相同效力,可见与传统的鸡胚培养相比,细胞培养生产疫苗更加高效、快捷,更有助于预防包括禽流感在内的流感疾病的大规模暴发 。

 

细胞悬浮培养是利用生物反应器大规模培养动物细胞生产生物制品的核心技术,是当前国际上生物制品生产的主流模式,其最大优势是通过更为精确有效的工艺控制手段,在获得最大产量的同时能稳步提高产品的质量。与鸡胚疫苗相比,悬浮细胞技术有以下优势:

l 杜绝外源病毒污染的可能性,确保产品的高纯净性       

l 避免了原料批间差异对质量的影响,保证疫苗的均一性 

l 避免了鸡胚培养中大量杂蛋白的影响,免疫后应激小

但该技术目前在国内尚未得到广泛应用,生物制品生产仍主要采用病毒产率低、生产成本高、劳动强度大的转瓶细胞培养方式。随着现代生物技术发展,利用细胞悬浮培养技术进行生物制品生产是生物制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本期医麦课堂我们请到了健顺生物董事长兼总裁罗顺博士在给我们讲讲细胞与疫苗的前世今生 ······

【适合人群】

流行性疾病疫苗研发者